佐顏櫻容

關於部落格
僅有對此熱情可掛口。
  • 29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線,八 / 佐櫻/

為了你,我寧願委屈自己。 為了妳,我要將妳找回來。 『 紅線,八 』 黑珍珠望著天花板,雙手放在頭後,整個人躺在床上想事情,回想著方才遇到小櫻的喜悅,但卻頓時不知該怎麼辦,他知道她假借不舒服來躲開他,也知道她在害怕;頭往左轉,為於他眼前的是,紅線,如果小櫻很執著紅線斷了就沒有辦法補回來,那他的機會可少了;如果從新買一條,小櫻一定會說另一邊不是她,是別人…… 唉,這可考倒他宇智波佐助了呢!佐助的腦子不斷思考,思考到讓他覺得頭快流出粉紅腦漿了,他才緩緩坐起,看著放在手中的紅線,紅紅的一條,居然能讓兩個情侶在一起,斷掉之後,卻能讓兩個情侶分哩,佐助不是那麼相信這個傳說,但小櫻藉由這個傳說的意義來亦是佐助不能再一起了,若要想辦法,那就得從紅線開始想,”倘若紅線斷了,那兩個人就不可能在一起了。”,原本不可能相見的他們,剛才不就在童話咖啡廳相見了嗎?那……紅線又算什麼? 算了,懶的再想了,要什麼時候去找她?等一下嗎?那等一下遇到她時要說什麼?說好久不見?呵呵,剛剛就在咖啡廳裡見過了,那說最近好嗎?這樣問感覺好像有點疏遠,要不然直接叫她跟自己回去?唉,這樣會嚇到她,而且太直接了,那…要用什麼方法…?這問題好男阿,比起這個,他還寧願去想公文,但如果不先解決這個問題,他要怎麼去找小櫻複合阿…,輕輕的把手放額頭上,然後又摸到眼睛,呈現出一副思考的很痛苦的樣子,嘆了一口氣,但似乎沒有帶走自己的煩惱,淆了搖頭,暗中說這個方法不行,那個方法也不行,這個太勉強了,如果她……,要是她說……,所以都不行,滿腦子充滿著小櫻,她的綠寶石,她的櫻色長髮,她那修長的小手,她那溫暖的細小身影,以及……讓佐助怎麼樣也忘不了的笑容,以前還覺得很討厭,但現在卻突然覺得溫馨,現在才想珍惜這個寶,會不會太晚,還能挽回他嗎? 黝黑的珍珠無意瞄到牆上的掛鐘,四點三十七分,那鐘上的桔梗花真漂亮,深紫色與米白色的背景真搭,陰影也做的很好,接觸光線較多的地方,被淡化成粉紫色;玻璃的反光,讓佐助有點看不清楚上面的數字以及刻度;好像…又過了三分鐘了,應該吧,分鐘似乎也動了一下。順時,腦子浮出四個字。 隨機應變。 三更半夜,夜闌人靜,她坐在白色的椅子上,儘管晚上的風有多冷冽,她也覺得無所謂,盯著眼前的咖啡杯,一波波的漣漪在眼中打轉,碧色雙瞳,在殘月稀少的光線下,清楚的對外透漏著她的悲傷。夜晚的寒風,強烈的打在她身上,通常都會冷的直打哆嗦,現在,薄薄的衣服明明就承受不住冷風的攻擊,但她就是沒感覺,雖然知道她不會冷,但看著風無情的打在她身上,模樣真是令人憐惜,捨不得讓她這麼瘦弱的女子穿著薄薄的衣服抵擋著風。 殘月,朦朧的映在咖啡杯中,小櫻拿起小湯匙,順時針的攪拌,一圈又一圈,不知幾圈後,她放開小湯匙,拿起咖啡杯,一口飲盡,緩緩起身,纖細的玉手輕輕的端起咖啡杯,小心的打開落地窗,慢慢的將咖啡杯洗淨,擺好放在桌子上。 仰頭看著時鐘,兩點二十八分,身體上的疲倦迫使大腦激起這個想法,今天就破例,早點睡好了,走到點燈開關,伸手正要把燈關掉時,漠然聽到門外的聲音,大概是我愛羅吧,這走路的速度及聲音似乎不像,總覺得在哪聽過,好熟悉,腦子裡尋找著這一丁點的記憶,聲音越來越大,感覺就越近,在感覺到這們另一邊時,那個人停了下來。 許久,小櫻發覺外面沒有動靜,心裡猶豫了一下,決定伸手去開門時,叩叩兩聲,卻先振動小櫻的心,本來打算先打開的,既然對方已主動,那就開吧。 「唔……」 他在開門的霎時間看到小櫻,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,右手粗魯的環住小櫻,左手壓住後腦杓,將小櫻的頭埋進他的頸窩中,自己的頭則是在她的耳邊,享受著小櫻身上的香味以及柔順的頭髮觸感,黑色的雙眸展現出他捨不得的樣子,這樣的舉動,讓小櫻反射性的眨了一下眼睛,訝異的瞳孔,有點放大,腦子裡一片空白,下意識的緊咬下唇,呈現出她的緊張,不知該是推開他,還是讓她繼續抱,翠綠色的雙瞳不定的閃動著,節拍隨著心跳的紊亂而加快,身體也因此而顫抖,手不自覺的緊握,瞬時,窗外驟然響起震耳的雷聲,讓咬應有些回神,緩緩開起她那如凍般的唇。 「佐助……」 小櫻微微的發聲,佐助雖然聽見了,但他卻抱的更緊了,閉上雙眼,繼續沉浸在現在的情況當中,這樣的動作,讓小櫻的臉紅了起來,心跳加快了速度,她從來沒有這樣被佐助抱過,應該要說從來沒有這麼近過,她第一次被佐助主動抱著,她多麼渴望佐助這個動作,偏偏是在她離開後才實現,那這能怎麼辦,該算是她離開前的勉勵,還是離開後的挽回,小櫻微微的垂下眼簾,顫抖的手輕推著佐助的胸口,佐助感覺到小櫻要他放開,她才停止動作。 “妳真的很煩,妳就不能給我一點自由?”當晚的話,從小櫻的腦子裡閃過,鼻子突然紅了起來,眼睛發熱,淚水弄溼她的雙眼,小櫻使勁將它留在眼眶中,不讓它留下來,更不想讓佐助看到,但就算沒有流下來,那水汪汪的樣子,是絕瞞不過佐助的,他趕緊將門關上,玄黑的雙眼緊張的看著她。 「怎麼了?」小櫻有些愣住,然後搖頭,並推開佐助,這樣的舉動,讓佐助下了一跳。 天空閃了一下不規則形的白光,打雷聲衝進毫無預警的他們耳朵裡,然後天公漸漸飄起細細小雨,淅瀝嘩啦的增大,為這寧靜的夜,唱了一首悲歌,止不住的淚,沿著臉的曲線流了下來,顫動的身子,讓佐助看了心疼,隨著雨的速度加快,所聆聽的歌越悲傷,涙就越流越多,想哭的念頭,比過抑制的想法,那就算再怎麼大喊不能哭,都沒有用了。 「……你…你幹麻來這裡…」 「找妳回去。」佐助的一句話,讓她有點愣住,佐助他要找她回去?! 「……佐助,我們已經離婚了……」 是阿,他們已經離婚了,再怎麼回去,都不是夫妻了,碧綠色的寶石盯著地板,不敢看佐助的眼神。 「我沒簽。」 一句話,明明只有三個字,威力卻大道能讓小櫻的腦子空白化,原本緊咬的下唇,沒力的被放開,顫動的不知該說什麼,隨著外頭的與越下越大,心跳的拍子也順時加快,眼淚流的更旺,碧寶石,受驚嚇的望著他,雙腿因為那三個字頓時軟掉,害自己跌坐在地上,原本放大的雙眸說小了些,頭低了下來,眼前所起的霧水,讓她看不清楚地上的紋路。 她,迷惘著。 櫻靈廢言:久等了~新推出的糕點「紅線,八」已經出爐了!!!快來品嘗啊!!! 呵呵,下個禮拜要月考,但為了你們,我犧牲了我讀書的時間打文章ㄚ。 「隨機應變」其實是我想不到該如何了結段落而想出來的,很隨便吧,反正也剛剛好,佐助正好也想不到嘛~~ 雖然拖了很久,但還是希望大大們別忘了我的文章啊,畢竟我打字真的很慢,又加上國三生活課業雜、時間少,發文的速度慢到極點啊。 躲至少讓佐助跟小櫻見面了嘛(不要打我...),而且結局也是喜劇阿,沒讓大家失望嘛,而且我雖然之後寫了很多文章,但是這篇的結局仍是我認定最完美的,因為我想破了頭阿......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