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顏櫻容

關於部落格
僅有對此熱情可掛口。
  • 2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線,五 / 佐櫻/

『 紅線,五 』 佐助起身,黑色雙眸注意到電腦,小櫻在買的時候跟佐助說,她的不必太貴,可以用就好了,手放在滑鼠上,接著又摸向鍵盤,然後又碰向主機上那顆銀色的開關鈕,猶豫了一下,還是決定按了,畫面上的斷斷續續,把佐助的思緒切了好幾段,因為他不知道小櫻用電腦時都在做什麼,她都上網嗎?但佐助好像只花過幾次的網路費,而且很少,不多,想到這時,銀幕已浮現在佐助眼前,桌布並不是很好看,但也不能說很難看,黑色,給佐助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嘿,只有右下角那朵大小適中的櫻花,那一朵很漂亮,顏色上的漸層效果很棒,但只有一朵,通常需要很多朵,才跟黑色背景很搭,只有一朵,那不就像那戒指一樣,被困在黑暗中,無人陪的感覺嗎? 桌面上,”我的電腦”、”網際網路”、”我的文件”……之類的必備檔案,沒有其他例如圖片、文件類的東西,佐助打開”我的電腦”,很平常,沒有其他的物品,然後又按了”網際網路”,第一個視窗是YAHOO,”我的最愛”內,沒東西,小櫻把所有的資料都刪了,只留下那些,佐助最後按了”我的文件”,”我的圖片”,沒東西,”我的音樂”,也沒東西,引起佐助注意的是一個資料夾,”新資料夾”,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新增的資料夾,連名字的不取,點進去,裡面只有一個文件,Word檔,名稱叫做”未命名”,裡面是空的嗎?不對,小櫻把東西的刪了,絕不會漏掉這個,而且如果沒東西,她幹麻存檔,佐助將箭頭放在”未命名”上,黑色的眸子閃爍著不安定的猶豫,須臾,他按了,有字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佐助 原諒我沒跟你說一生就離開 因為我沒時間跟你說 也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說 跟你相處了一年多 我發現…你一直都很不快樂 我曾經想盡所有的辦法 想讓你快樂一些 但你始終快樂不起來 後來的某次 我才知道 你…其實是討厭我的 何只討厭 是恨 因為我很煩 一開始是我幼稚 現在我已經知道了 愛情事不是童話故事裡的王子與公主的戀情 我想讓你幸福而不是痛苦 為了你…我願意離開 以後你可以早點回來 這樣才不會傷身體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佐助躺在椅子上,深吸一口氣後吐出來,緩閉雙眼,混亂的情緒正在調和當中,佐助早點回來,是因為他認為只要這樣做,他就可以在小櫻離開之前留住她,或是可以看到她,而不是因為她離開後,可以高高興興的回來,不怕有她在,他不是因為這個,討厭她,那已經是以前的是了,婚後在培養感情,並不算是不成功,只是在成功的那一刻,她先放棄了,因為她以為失敗了,那這錯…該算誰的? 自己的吧… 在小櫻離開後,佐助突然覺得,她很乖,因為她都為自己著想,為了自己…但乖規乖,不聽話就是不聽話,沒有先問過自己的意見,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離開,她還滿不聽話的,唉…她,是不聽話的乖。 不聽話的乖阿… 不聽話的乖… 不聽話的乖… 不聽話…不聽話…不聽話…不聽話…不聽話…不聽話…不聽話…不聽話… 睡著了,佐助就這樣睡著了,也對啦,因為已經很晚了,他就這樣子睡在小櫻的椅子上,腦子裡那五個字,”不聽話的乖”,就是他的催眠曲,累,是佐助的負擔,不是因為工作,是因為她,每次想到她時的累,是佐助心甘情願的累,因為他感受到,以前小櫻想到他時的累,”後來的某次 我才知道 你…其實是討厭我的”,那到底是哪次,佐助從來沒有跟小櫻說過討厭她,”因為我很煩”,佐助沒有覺得她煩過,小櫻做是幾乎都不吵到佐助,對話的時間很少,內容也短,一個禮拜說幾句絕對數的清,只不過是不想去數罷了,煩,應該是她自己認為的吧。 愛情的確不像童話,因為童話沒有愛情來的酸,根本不酸,甜的,卻也沒有愛情來的甜。 深藍色的夜,像塊布般的蓋住了陽光,朦朧的月亮,掛在那黑夜上,咖啡杯哩,有著朧月的倒影,彎彎的,笑的好模糊,倒影,有著不清楚的粉紅色,那是頭髮,小櫻的頭髮,綠眸直視著咖啡中的自己,啜飲了一口咖啡,看向外面,很安靜,呵呵,當然,因為已經兩點多了,佐助應該睡了,因為沒有她在,所以他可以早點回來,但小櫻還是覺得怪怪的,井野沒有把離婚協議書拿給佐助嗎?怎麼到現在都沒有打電話給小櫻,還是她忘記打了?…應該是忘了吧,小櫻知道的,佐助會簽,一定會他有去找那三樣東西嗎?如果他沒有找那就算了,雖想算了,但還是希望他能去找,她發現,本來是想說離開了,就可以忘掉他,但卻更痛苦了,她越來越想他,就因為想他,所以每晚總是在三點時還不睡,就只為了等他,明知他不會來,她卻還是繼續等,盼望著他來。 「小櫻,妳還不睡啊?」手鞠從她那邊的陽台對著小櫻說。 「手鞠?!妳怎麼知道我還沒睡?」小櫻轉過身來。 「因為我愛羅說他常看到妳房間的燈是開著的。」 「我愛囉?!對喔,他幾乎都是不睡覺的…」 「那妳要睡了嗎?已經很晚了。」 「等等在睡,妳先睡吧。」 「好。」手鞠走了進去,留下小櫻一個人在她哪裡的陽台喝咖啡。 當時針指在三,並與分針呈現一個完美的九十度時,小櫻才將燈關掉,上床睡覺。 她還不知道佐助已經找到兩樣東西、拒絕去簽離婚協議書、早點回來的原因,更不知道… 佐助其實是愛自己的。 當黑夜沒有月亮的陪伴,沒有月亮的微笑,它,是感覺的到孤單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