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顏櫻容

關於部落格
僅有對此熱情可掛口。
  • 29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線,六 / 佐櫻/

『 紅線,六 』 馬路上,無數的車子穿梭著,叭叭的嚷著”讓開!我正在趕時間!”,那警察先生也滿偉大的,站在馬路中央,不怕被撞,嗶嗶的口哨聲,讓所有來車都聽命於他,他就是這道路上的領導者。 人行道上,聊天聲大的可跟車聲相比,引人注目的粉紅色頭髮,蹪著他納來冉冉移動的苗條身子飄逸著,就算他是走在邊邊,還是很容易被人看到,明明是走在這車水馬龍的街道上,還是不覺的吵,唉唉,誰叫她早已司空見慣了呢! 轉角處,一間精緻可愛,以白色及粉紅色為主的咖啡店,童話咖啡店,穿著公主裝的可愛臉孔的女生們,各各站在那招呼客人,拉客人進門,將玻璃門拉開,叮叮叮的吊飾發出聲音,站在櫃檯那的男生們,抬頭頜首後,又繼續泡他們的咖啡,這間店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外觀、工作人員外,咖啡也是很好喝的。 「小櫻,妳來啦。」老闆娘對小櫻說,在這哩,老闆娘是最好的。 「嗯,我先去換衣服了。」說完,便往更衣室走去。 「歡迎光臨!」小櫻手端著兩杯咖啡,對進來的客人打招呼,儘管他們正在臉紅。 「她還真漂亮呢!」 「是阿,但她曾經離過婚呢!」 「什麼?!是誰不好好珍惜這寶啊!」 「不知道。」 「這可憐的女孩阿…」 對話,一句一句的聽在小櫻耳裡,那不是佐助的錯,是自己的錯,佐助沒有拋下她,是一開始就沒有要她,她不用抱怨,該抱怨的不是她,是佐助,強迫他去接受自己是不可能的,從小,她父母、乾媽很疼她,她要什麼就有什麼,唯一一樣東西買不到,那就是感情,買的到人,卻買不到他的心,因為它是無價的,說將全世界的財產去買,也只是他表面的假裝、順從,而內心卻是在忍受她的無理吧! 愛情,是不能勉強的。 屋內,所有地方都是乾淨的,唯有一處不是,那就是桌子,兩、三瓶位喝過的酒,七、八瓶空瓶,有的立,有的倒,裝上那兩三包的香煙,抽完的丟在桌上使桌子有一塊塊黑黑的,坐在桌旁的男子,黑珍珠中帶著濃濃的醉意,右手吸煙後吐出來的氣述說他的憂愁,將菸壓在桌子上使它熄掉,餘煙飄在空氣中,慢慢消失,拿起一瓶酒一口氣喝下,留下空瓶子,意識模糊、身體逐漸背叛大腦的的命令,整個人搖搖晃晃的連個酒瓶都擺不好,沿著平滑的桌子滾,並在沒有任何東西抵擋的情況下掉下去碎成了好幾塊碎片,就像佐助現在的心情一樣。 「唉唉,你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。」佐助抬頭,站在眼前的是一位黃色頭髮的人。 「……鳴人…嗎…」雖然很醉,但至少意識及記憶還沒消失,所以意志力可以說服一半繼續撐。 「你這個樣子,小櫻如果回來,她會很難過的。」 「我才不管她會不會回來…我…我喝是…因為工作…她…不必…管…」 鳴人看了看那凌亂不堪的桌子,將亂扔的酒瓶、香菸、地上那零零碎碎的玻璃收拾完畢後,又邊說話邊到廚房。 「你的工作有什麼好擔心的,你以為你在想什麼,我這個做了十年以上的朋友會不知道嗎?」 「……」 鳴人從廚房走出來,手拿著溼抹布,將桌上那一滴滴的酒及一塊塊黑黑的擦乾淨。 「鋼手奶奶也沒有因為小櫻而降低你的職位,也沒因此對你不好,你是因為小櫻吧,你其實不想要他離開,對吧,佐助。」 「才…不…是…」 鳴人手握緊拳頭,拉起佐助的領口,藍寶石對上那失神的黑珍珠。 「如果你不是因為小櫻,那你為什麼不簽!!這不像你的作風不是嗎?平常那個凜然不可侵犯的宇智波佐助到哪去了!!就被那區區一個愛情打敗了嗎?你不會去解決嗎?」 「……鳴人……我不會……」 鳴人怒瞪著佐助,舉起右手往佐助的臉上打下去,這一打,讓佐助頓時酒醒,錯愕的看著鳴人。 「你不會?!你開什麼玩笑啊!!公事文書處理的那麼好,這件事會把你難倒?如果你真的不會,那你為什麼一開始不來找我們幫忙!!你很愛小櫻不是嗎?」 佐助起身,由於太大力,所以椅子倒了下去,揮了一拳,然後拉起鳴人的領口,對他大聲說話。 「你到底懂什麼啊!!你自己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嗎?就因為她,我才淪落到這種下場!!她又剛好離開,我要怎麼解決我跟她的問題啊!!」 手加強了力道,領口越拉越緊,從那喪失志氣的臉轉成令人害怕的猙獰,但鳴人卻沒有因此而退縮。 「我的確不知道該怎麼辦,但我卻不會坐在這裡借酒澆愁!!佐助!那不是小櫻的錯!你們兩個都沒有錯!小櫻以為你不愛她,為了你她選擇離開!如果你還想再見小櫻的話,我就有辦法了啊!!」鳴人大聲嚷道,他幾乎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,為的就是要叫醒以前的佐助,是阿,沒錯,他還有一群朋友,他們可以幫佐助阿,為什麼他一開始會沒想到,佐助慢慢的放輕力氣,最後完全放開,無力的倒坐在地上,情緒有些許的舒緩了。 「你已經找到兩樣了,但最重要的你卻沒找到,若你找到了,就看你要不要去找井野要小櫻目前的地址,當你想去時,我們會幫你找間離小櫻那最近的旅館,公司也隨時歡迎你請假。」 鳴人將門打開,兀自離開。 佐助坐在地上,回想著剛才鳴人所說過的話,該直接簽?還是找到第三個物品後衝去找她?腦子中正開會著,簽,那不就要結束他與小櫻的感情?找,等他找到她時,小櫻還會接受他嗎?經過一段時間後,佐助決定了,他要賭最後的決定,去找小櫻,至少小櫻不會那麼快就找到另一半。 月亮,沒有,星星,也沒有,這靜夜,只有它而已,抬頭看那黑夜,黑夜先生啊,為什麼你會那麼喜歡黑色,就跟他一樣吶,今天又輪到我來陪你了,其實黑夜真的很美,只是沒有人注意到,因為他黑的孤單,讓人不敢太靠近,所以找不到人來傾聽它的心聲,它說今天月亮沒有來陪它,它好無聊,我問為什麼,它說因為今天它沒有帶鑽石來送給月亮,所以月亮走了,不理它了。淚,在眼眶中打轉,受不了誘惑的吻過滑嫩的臉龐,在它所走過的路線留下一道痕跡,調皮地掉在照片上,照片,佐助的照片,黑色的頭髮,黑色的眼睛,緊閉的薄脣,雖然沒有在笑,但無論佐助的臉上是什麼表情她都不討厭,因為愛他,所以願意接受關於他的所有事,挪動一下大拇指,將照片上的淚水擦乾,視線移到她右邊的紫色小紙袋,伸手拭乾臉上的淚,將那小紙袋拿來,依戀的看了一眼照片,才將它放進小紙袋裡,在放進的同時,小櫻摸索到一樣東西,拿出來,才知道是一條線,紅線,結婚當天,是那長長的一條,現在,只剩這一段而已,另一段……在哪呢? 緩慢地抬頭看那黑漆漆的天花板,”我真的覺得你很煩”,那天,佐助當著她的面說出這句話,在沒有燈的照耀下,原本碧綠色的眼珠,成了一種悲傷的墨綠,突如其來的想念,使她招架不住,鼻頭一酸,心口一緊,緩閉雙眼,眼淚隨之落下,在黑暗中,成了一到溫柔的光,任由臉上的淚燙熱了整張臉,看似發燒,其實不是,只是每次落淚的結果,手不自覺的握緊了紅線,止不住淚,所以放棄讓它停止,隨它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。 同在天空下,一樣看著那沒有月亮的黑夜,佐助思戀著那溫柔身影,小櫻懷念著那孑然身影,雙方都不知道…另一方也正為自己心痛呢。 同看天空,同在思戀, 雙者無知,另者心痛。 夫正做何事?妻正於何處? 幾時能相見?何時再相逢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