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顏櫻容

關於部落格
僅有對此熱情可掛口。
  • 2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線,七 /佐櫻/

『 紅線,七 』 在哪裡?在哪裡?可惡!她到底放到哪裡去了? 找遍了整張桌子,翻遍了所有櫃子,找到的東西,只有空氣,對了,小櫻藏東西都藏在很不顯眼的地方,巡視了整間房間一遍,枕頭,說不定就在枕頭下,爬上小櫻的床,粗魯地把枕頭拿起來,床單印入佐助眼裡,沒錯,枕頭拿起來看,還是床,他不放棄的把枕頭套拆下來,檢查裡面,但結果還是沒有。 無力的倒坐在椅子上,看著相框內的照片,那是他們公司出去玩的照片,小櫻跟佐助站在中間,在小櫻旁邊的是井野、天天、雛田,佐助旁邊的是鳴人、寧次、鹿丸,後面就是公司內其他的人,他知道小櫻為什麼在所有當天的照片中只擺這張,因為在這張照片內,佐助在小櫻旁邊,而且他…笑了,他忘記當時他在笑什麼,只知道那天他很開心,凝視著照片中的小櫻,從認識的人看到不認識的人,從不認識的人看到風景,再從……等一下,那是什麼?意外的看到照片後有個紅紅的東西,小心地把玻璃片及照片拿起來,果然有東西。 紅線。 只有一半,另一半在哪?她把它剪成兩半後,帶走另一半嗎?那條紅線,是他們兩個人的牽線,傳說,有個男孩與女孩相遇,並且喜歡上對方,女孩再自己的手上及男孩的手上綁上一條紅線,說這是他們的牽線,如果紅線斷了,那兩個人就永遠不能相見,有次,女孩看見男孩抱著一個女孩,崩潰的她,眼淚隨之落下。 那男孩回到家中,發現紅線只剩下一半,而且找不到女孩的身影,緊張的帶著紅線去找女孩,最後才發現,那女孩握著紅線,淹死在海中。 黑色行李袋,看就知道是要長期渡假,沒錯,現在佐助鄭耀藉由渡假去找小櫻,昨晚跑去找鳴人問第三樣東西是不是紅線,對,是紅線,然後又衝去井野家問地址,井野說他已經跟手鞠他們訂房間讓他過去住,而且房間也離小櫻的很近,呵呵,他們想的真周到阿,也因為他想盡快解決,所以現在就已經在這裡了,老實說,這裡還真吵……。 沙瀑豪華旅館。 目前佐助人在這裡面,並且在辦公室前面,輕敲門兩聲,裡面應聲要他進來,手鞠拿下她那黑框眼鏡,走到佐助面前。 「這麼快就到啦,佐助。」 「嗯,小櫻她……」 「去上班了。」 「……什麼時候可以去找她?」 「晚上呃…八點到三點吧…」 「三點?!」 「呃…對,她都很晚才睡…」 那是佐助平常回來的時間,她是在等他嗎? 呵呵,既然來到這哩,總不能一直待在房間等小櫻回來,那先出去玩一下好了,反正時間還早嘛,走在這人來人往、車水馬龍的街道上,車子吵鬧聲外帶人的聊天聲,這景象給佐助的感覺只有一個字,吵,比起這哩,東京那好多了。 童話咖啡廳。 這是什麼?一大群人一直進去,而且幾乎都是年輕人,門前有一大堆奇怪的女生穿著奇怪的服裝招呼客人,替客人點咖啡及送咖啡,好奇的開門走進去,裡面的所有人不管是在做什麼,都會說聲”歡迎光臨”,好像佐助是什麼大人物似的,佐助走到靠窗邊的位子,一位櫻髮女子走了過來。 「請問先生要點什麼?」佐助抬頭看那女子,才赫然發現她… 是小櫻。 該叫她嗎?還是不要?該叫嗎?不該?該?……,兩方爭吵在佐助的腦海中起爭執,使的佐助陷入一片混亂。 「請問先……」小櫻發現這個人沒有說話,抬起頭看向他,頓時啞住說不出話來。 佐助為什麼會在這哩,一時無法反應的她,當場愣住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 「…一杯冰咖啡。」佐助先打破這個僵局,因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,那就只好暫時以點東西帶過,反正等一下再去找她就好了。 「呃…那需要任何糕點嗎?」雖然腦子一片混亂,但卻不至於忘記要做什麼。 「不需要。」 小櫻趕緊把單子拿給櫃檯上的男服務生,那男服務生拿了一個白色杯子去後面裝冰咖啡,聆聽咖啡進杯子的聲音,心中暗自祈求不要太快泡好,碧綠眼珠子很明顯的看的出那一絲絲的緊張,額頭上的汗珠,帶滿混亂的滑過美麗輪廓,並在下巴上停了一秒才滴下去,咚,汗水滴到地上並發出那清脆的水聲,就這一瞬間,小櫻的腦海中浮現一個辦法,服務聲輕輕放鬆力道,最後完全放開,小心翼翼的捧著它,把它輕放在餐盤上,端起來打算吩咐小櫻拿過去時,小櫻卻先開口了。 「那…那個…」 「怎麼了?」 「…我…身體有點不舒服…可以先回去嗎?」 「可以,我幫妳跟老闆娘說,你先回去吧。」 小櫻點頭道謝後,身手拎起他的手提袋,微微轉頭,看著佐助輕輕將嘴放在那幸福的咖啡杯邊緣,凝視著窗外的動靜,然後啜飲了一口,輕輕放在盤子上,留戀的把最後一眼留在佐助身上,回頭起身,小聲地往後門走了。 「請問,剛剛那個粉紅色頭髮的小姐呢?」才轉頭一下,人就不見了。 「她身體不舒服,先回去了。」 咦?!這麼巧阿,剛好今天不舒服,呵呵… 佐助冷笑,拿起旁邊的小湯匙,輕盈的放進咖啡杯中攪拌,視線移向窗外,然後又稍微把頭抬高一點,注視著天空。 天氣,陰了點。 顯些暗暗的房間內,在白天裡沒白天樣,外面陰陰的不是原因,關著的碧綠色窗簾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,淡粉紅的柔軟雙人床上,及腰的粉紅長髮披在肩上,白皙的雙手重疊的放在腿上,沒有一點紅潤的瓜子臉,顯得有些蒼白,空洞無神的眼睛眨也不眨的處在那,整個人看起來就是那麼沒精神,微微的把玉唇打開,”佐助”這詞從容不迫的從裡面出來,頭又低了點,髮絲從肩滑落到前,被盯著的雙手開始玩弄起來,眼簾微微垂下,眼前所起的霧水模糊了雙眼,在無法壓抑下,滑過細緻的輪廓,再滴下的零點一秒鐘,淚珠裡浮現佐助的臉,零點二秒中消失,零點三秒中滴落到手上,小櫻緩緩蓋上她的眼簾,任由眼淚不停的流,不停的落下,一滴又一滴的滴到停止玩弄的雙手,這樣的感覺滿好玩的,把心裡的煩惱藉由眼淚來減輕一些些,說不定,哭完後心情會好一些些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