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顏櫻容

關於部落格
僅有對此熱情可掛口。
  • 29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紅線,九 / 佐櫻/

『 紅線,九 』 早晨的和煦,不像凌晨霪雨霏霏的樣子,佐助坐在陽台上,靜靜的凝望著外頭的車子,實際上卻沒心在看,黑珍珠無神的想著凌晨的事,小櫻還是沒答應要跟他回去,不過卻也讓佐助知道了一件事,“你當天喝醉……”,他喝醉的時候,或許跟小櫻說過他隱藏在心中的話,也可能在那情緒不穩定時大罵她一頓,所以小櫻才會離開,還一直拜託佐助簽,但在怎麼逼問,她就是不說出當天的況。 回想她眼中波光粼粼的樣子,他真的心疼了,“如果是因為職位的話,那不用擔心,綱手乾媽不會降低你的職位的…”,原來她一直以為他是為了自己的工作才來找她的,若是為了工作的話,那再找就有了阿,以他的實力,怎麼可能找不到? 望著下方紅橙黃綠藍靛紫的車子,在這條道路上穿梭著,彷彿在把他的記憶往前推,偏偏到了紅綠燈卻停下來,然後就再也不動了,他唯一想到的就只有當天昏昏沉沉看到小櫻擔心的看著他,嘴裡好像說了些什麼,他聽不太清楚,接下來就到他醒來時,愾到小櫻愀然的模樣,心中莫名的漾起一分不捨,知道她一夜都沒睡,所以要他去休息,小櫻那時似乎想說什麼,最後卻以苦笑帶過,然後又裝出精神很好的樣子對佐助說不累,在小櫻的催促下,佐助才肯去上班,但再關門的那一刻,他第一次看到,小櫻最落寞無助的樣子,心像是被扎了一下,一剎那,他感覺他會失去她,果然,沒幾天,她就真的離開了。 現在,他不應該取想要如何讓小櫻回來,而是該想,那天他到底說了些什麼,問她也問不到,那他該怎麼辦,想不到辦法,而把他的習慣引了出來,他起身在房間內徘徊走動,不時的仰頭看天花板,不時的低頭凝望地板,”如果你還想見到小櫻的話,我就有辦法了啊!!”,為什麼會偏偏在這個時候想到鳴人,佐助停了下來,他大概是希望有朋友能夠傾聽他的心事吧,希望朋友能夠幫他解決他的問題…… 井野… 對了,小櫻總會想要有人來傾聽她的心事阿,而那個人,就是他最好的朋友,井野!! 佐助的視線飄到櫃子上的手機,他開始找尋手機裡的電話簿,直到清楚的看到“鹿丸家”他才停了下來,按下某一個鍵,嘟嘟嘟的電話聲,節奏性的盈在佐助耳內,須臾,悅耳的動人女聲頓時響起,第一句話便是“喂,請問你要找誰?” 「喂,我要找井野!」佐助的語氣似乎是急了點,這讓接電話的人有點嚇到。 「我…我就是,請問是哪位?」 「佐助。」 「有事嗎?」 「有,小櫻有沒有跟妳說過,我喝醉酒的事?」 電話的另一頭沒有聲音,讓佐助的心裡產生疑問,困惑在沙沙沙的吵雜聲內。 「……恕我不能說……」 「妳知道對不對?」 「……」 「告訴我,至少讓我知道我對櫻說了什麼。」 「我答應小櫻不能說的……」 「但是我得挽回她,就必須知道這件事。」 「可是…」 「妳一開始不也拜託我要把小櫻帶回來嗎?」 「……」 電話的另一頭又沒了聲音,留下的沙沙聲讓佐助又更緊張了。 「…井野?」 「好吧,我告訴你。」 「嗯。」 佐助今天怎麼特別晚阿…是不是出了什麼事… 姣好的臉不時的看向時鐘,秒針每走一步,小櫻的心跳就加快一些,碧綠色的眼睛搧動了一下羽睫,,雙手互相緊握著,顯然是越想平穩越是擔心。 門外忽地想起跫音,時快時慢,步伐不一,似乎不怎麼穩,他好像掏出鑰匙,卻在碰到門鎖時,手不穩而掉落,發出喀喀的清脆聲,本想低下身拾起,卻因平衡感不好而向後退了兩步,緩緩撿起,正要開時,小櫻已經先把門打開了。 「佐助,你怎麼了?」 撲鼻的濃濃酒味,使小櫻稍稍的不舒服,擔心的看著眼前的酒醉男子,偏偏他的眼神不是看著小櫻,而是沉浸在他的世界內。 「佐助,你怎麼醉成這樣?你……你到底怎麼了?」 佐助沒理會小櫻,他走了一步,卻往前上倒去,小櫻打算將他拉起,但佐助卻揮了揮手,所以小櫻就收回去,他左手往牆壁推,支撐自己的重量。 「佐助…」 「…妳…很吵…」佐助口中帶了點不耐煩,雖然在他的眼中及臉上看不出來。 「…佐…佐助…」小櫻的心跳彷彿遺漏了一拍,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,澄明的碧玉,摻雜動人的水光,就算是鐵石心腸的人,看了都會不捨,但這時候的佐助根本就不管她會怎樣。 「閃開…看到妳就討厭…」佐助似乎是隱藏不住自己的情緒,開始不顧一切的對小櫻罵。 「佐……」 「夠了!妳真的很煩,難道妳就不能給我一點自由?」 「!!……」 佐助不管自己罵的有多重,也不顧小櫻的感受,自顧自的繼續罵。 「我真的覺得妳很煩,為什麼當初要逼我娶妳,原本自由的人生就這樣毀在妳手上,連讓我選擇結婚對象的權利都沒有,那你還留了什麼給我?」 「爲…為什麼…」淚水從碧玉中流出來,溼了她的雙眼,不知道是該不該擦乾,只好任由它向小溪一樣的往下流。 「為什麼?妳還有資格問?我從以前就很討厭妳,偏偏妳又是董事長的乾女兒,想要什麼就有什麼,順從妳的大概有一半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吧,想必妳們也是很常得罪人家的!」 「……」 「妳一開始不就知道我討厭妳了嗎?為什麼到現在都還不離婚?」佐助不知道自己已經因為酒醉而把心裡最想說的話說出來了,不知道自己已經將小櫻的心打碎,更不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說出“離婚”這兩個字,讓小櫻的心情,懸空般的掉下去。 「那…那你晚歸…」 「哼,妳當我喜歡?那只不過是因為不想見到妳,所以才那麼晚回來的……」 原本小櫻是想說,她每一天都願意等著他回來,誰知道,佐助竟是為了躲避她,所以才那麼晚回來,她一開始都沒發現到他一直都晚歸,從來沒有早歸過。 她的心正隱隱作痛,好像被好幾跟針刺著,漠地覺得呼吸的節奏不一,難受至極,痛到讓她想大哭,感覺到與佐助擦身而過,才受不了的跌坐在地上,手壓著她的胸口,努力的想讓它不會那麼痛,卻偏偏沒有辦法,反而哭的更凶,痛到哽咽哭不出聲,難受的讓她想大叫,這還是她第一次哭的這麼痛苦,第一次知道新痛是那麼難熬,酸有聽過,心痛是無法形容的病,但親身嚐過才知道,那種感受。 「佐助?佐助?」井野對著另一頭叫著。 「……」 「你還好吧?」 「…我很好,謝謝妳願意告訴我。」 「嗯,你答應過我們,會把她帶回來的,可別空手呢。」 「我知道。」知道歸知道,但下一步呢?… 櫻靈廢言:嘿嘿~抱歉拖了那麼久,但還好終於考完試了,要否就真沒時間了~ 終於要結局了,實在很感謝你們願意來看我的文章,至於有沒有新長篇文章嘛... 目前是沒有,所以我打算把”~サクラの歌~”出完,也該準備它的第二部了... 那篇嫌難看的處女文阿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